HP / DW / ST(aos) / 音乐剧
到处爬墙 整天只想嗑糖
人生理想是去西区看Hyoie

【1011】Boring things

一个(强)吻,ooc嫌疑,就图个爽(喂
是个假端午贺文,为自己的模考攒攒人品
我好想开车 想开车啊aaaa【痛哭



恼人的哐哐巨响终于停止后,Tardis里剩下一阵凝固的寂静。
Eleventh先Tenth一步做出举动,他跳下楼梯,跑去打开门。一片无际的太空,而Tardis就静止在中央某处。
两个都会驾驶Tardis的人不用交流就明白这样的故障怎么修复。于是他们一个靠着栏杆盯着显示器,一个坐在沙发上,等着Tardis开启自动程序。

"Boring."
"Do something,then."
"What kind of things?"
"Boring things."
Tenth漫不经心地说,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。
"That'll make it worse."
"Do you really think so?"
Eleventh扬起下巴想要反驳,却忽然被对面的人猛推一把,没有站稳便朝后仰去。他刚想叫Tenth在搞什么,忽然后腰被什么突出的东西狠狠硌了一下,于是疼痛将它变成一声痛苦的叫喊。他想可能是Tardis的某个操控盒子,但他已经失去重心,整个人仰面倒在操纵台上。
背后凹凸不平的硬邦邦的痛感让他十分气恼。他准备翻身起来,却又被突如其来的力量压倒得不能动弹,因为另一个人把他用力按住,然后凑上来咬住他的嘴唇。
What?现在可不是干这个的时候。
Eleventh左右躲避着Tenth的攻势,一边调动四肢实施反抗。但Tenth的禁锢实在强大得抵不过,他用一只手按住Eleventh的脑袋,像射击手瞄准一样准确地死死地堵住他的唇瓣。
Eleventh在持续片刻的徒劳无功的挣扎后终于歇下来。他累得喘气,气恼和任性终于在疲惫中渐渐消减为无奈和屈服,于是他现在狼狈得如同一个被征服的囚徒,被面前这个人撬开唇齿肆无忌惮地侵略。
"Let...me......breathe."
他甚至逮不住一个空当来说话,心里早已翻了无数白眼,你难道想憋死我吗?!他艰难地吸取他周围每一丝稀薄的氧气,而每一寸空气都带着温度和Tenth身上的气味。
Tenth抬了抬眼,满意地看到仰躺在操纵台上的人不再反抗,于是他的手指松了松,紧贴着对方柔软的头发。Eleventh睁大的眼睛里还余留着撞击刺激出的泪光,如同带着波光的湖面映着Tenth的模糊影子。
两个人,四颗心脏如快节奏的鼓点,敲击同一个灵魂。他在未来自己的身上找到了熟悉的东西。
片刻的寂静里唯有交错的呼吸声。
Eleventh无法阻止在自己口腔里瞎转悠的舌头,他的目光慌乱地撞进那人的眼里,那里有一片宇宙。被水汽模糊得不清,背后却透出难言的沧桑和温柔。
他的脑海里其余的想法都如潮水般渐渐退去,只剩下一类飘忽的念头,他可以踏进那片温和的海里去,与他创造一整个世界。这将是他一切的拥有。

操纵台猛烈地震动了一下,接着Tardis微微摇晃起来。引擎的声音打破了几乎滞止的时间。
"You almost killed me."
Eleventh身上的重量离开了他,Tenth站直了些,偏着头抹了抹嘴角。Eleventh扶着身后被硌得阵痛的地方,上气不接下气,冰凉的空气灌进他的鼻腔,让他从恍惚脱离回到现实。
"We haven't done this before."
"A planet may explode if we go too far."
Eleventh捕捉到Tenth眼里的笑意,默契感让他读懂了Tenth不言而喻的表达。他捋了捋被揉乱的头发,脸颊似乎又在升温。
"Well…That's worth it...maybe."

评论(5)
热度(25)

© Lilian.S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