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P / DW / ST(aos) / 音乐剧
到处爬墙 整天只想嗑糖
人生理想是去西区看Hyoie

【DW】【1011】下篇

  Tenth站在地上,能感觉到脚下松动的沙土。Eleventh或许还在屋子里。他望着远处,望到他眼睛发痛。他的脑子里全是这段虚幻的时间里他与Eleventh做过的事,他们跑到很远的地方,直到周围全都是空荡荡的大地和天空;一起过一个没有日期的圣诞,唱歌词模糊又跑调的颂歌;还有他几百次厌恶地推开Eleventh手里端着的蛋奶糊和炸鱼条;他坐在墙顶发神经一样叙说着他们的未来。

  他从开始就明白,来得轻易的美好不会久远,这是他在旅途中积累下来的经验之一。但他还是愿意把他们的未来延伸到无限。

  Tenth在等到Eleventh来之前敏锐地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朝这边来。某种生物。这里是不该出现其他生命体的,但是直觉让他了解到,这是一种他十分熟悉的生物。

  他戴上眼镜,那个瘦长而苍白的身影似乎是忽然出现在视线里,如同交响里跳出的突兀错音。某种尖锐的现实感忽然狠狠地击向他的脑海深处。他首先想到的是没有塔迪斯,于是他本能地转身跑向屋子,当他摸到口袋里的音速起子时不由得为自己先前的谨慎而庆幸。

  他粗暴地推开门,Eleventh看见他脸上未消散的震惊和焦急,不由得挑了挑眉毛。

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“刚刚......嗯?什么?等一下......”

  Eleventh望着他的目光里尽是无奈和诧异,但渐渐地诧异退去了,渺茫存在的记忆浮现上来,“哦,不会吧...不可能...”

他冲到Tenth面前,摇着对方的肩膀,声音有点颤抖,“你是不是.....忘记了你为什么回来?”

  “......是的。”Tenth困惑地看着Eleventh扯着衣摆,绕着屋子转圈,“在有危险时你才会这样...”

  “是的,我想确实有。”Eleventh在挂着的外套里找到自己的起子,“我们很久没见的老朋友来了。”

 


  他低头,再次低头时,赫然出现的黑色标记像伤疤一样印在皮肤上,草率而匆忙的记录动作在他眼前晃。

  “在这个没有入侵者的地方......”

  只有星夜、平原和空寂的地方……

  Eleventh慢慢触碰到脸颊上密密麻麻的线形标记,目光里又多了一丝惊恐。

  “我想我见过它们了。而且数目在增长。”

  “我们只有起子,甚至连逃生工具都没有。它们是自现实而来的生物,凭借这些根本不可能战胜它们。” 

  “梦境出现了裂缝。而且它在扩大,一切都会破碎的。结束…是必然结果。”

  Tenth感到现实如同一把利刃逐步紧逼他的胸膛,危险的气息使他清醒过来。

   “它们快要到了,你要离开这个地方。”Eleventh说。

   “我不想走。“

   “但是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,你是真实的,而我无所谓。“

   “不……你不是,你是Eleven啊……“

   Tenth摇了摇头,眼泪忽然流下来。眼前的人必定是真实的,因为他的声音,他的目光,他与自己与生俱来的默契。他坚信这些是梦无法造就的。



  玻璃窗外传来敲击的声音。Silence空洞的眼睛直直盯着他们,无声的凝望告示着时间流逝。

  “还有很多在后面……看来我没有守好这个梦,Ten,我很抱歉…… 但是你必须得走了。”

  Eleventh把Tenth拉到一边,Tenth挣扎着,“不!我们可以一起对抗它们!你一个人会死去的,这是你最后一次生命!!我可以和你一起,就算不能成功,我们——”

  Eleventh捂住他的嘴。“听着,这只是个梦,Ten,我们同时存在要么是概率亿万分之一的时间碰撞,要么是幻想。你不能为了我,这个虚幻的存在者抵押你的生命。你还不明白吗?回到现实中去,……忘了这些,一切如常,好吗?”

  外面的Silence越来越多。Tenth的视野开始模糊。

  “结束只是早晚的事,没关系的。和你一起的这么长时间,完成这么多我从未想过能完成的事……我很开心了……”

  但是Tenth已经看不清面前的脸庞了,他眯着眼睛聚焦视线,试图翻身坐起,肢体挣扎代替了口头辩解。

  他感到抓着自己肩膀的手颤抖起来。在一切完全消失在视线之前,他似乎看见Eleventh眼里的泪光。

  眼泪无论在现实还是幻境,它所蕴含的感情都不分真假。

  有一瞬间,他失去了意识。

 


  Tenth睁开眼,感觉似乎睡了一个长觉。他似乎在草坪上躺了很久,草尖在他周围轻轻摇动。阳光晃着他的眼睛,与公园里嘈杂的人声相互交杂,似乎正是早晨。空气的低温让寒冷这种久违的感觉回到了他身上,一切现实的东西慢慢从遥远回到身边。

  他直起身,梦境领主站在塔迪斯旁边。他摸了摸脸颊,发现泪水还挂在脸上,”Eleven!让我回去,快点——“

  “这个梦境够长了,已经到了坍塌的时候。“梦境领主慢慢地说,”它已经没法再维持了。“

  “可是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抵得过那些Silence!“

  “他只是梦的一部分,即使你救了他,也没法把他带到现实里来。他最终会随着梦的自然破碎而消失。”

  “我信任他的思想和灵魂。”

  “因为他的人格来源于你的内心,Doctor。我只需要在这个环境里放一个个体,而他是谁,他的外表和内心根本不需要我塑造。”

  你所看见的正是你所想之人。

  “不,让我回去。”

  “徒劳无功,我告诉过你了,Doctor。你还不明白——”

  “因为你没有所爱的人!“

  Tenth完全没想到这句话脱口而出。长久以来积累的冷静性格难能有败过感性的时候,这是Doctor不允许发生的事。但他现在的唯一希望就是回到那个地方去。

  梦境领主摇了摇头,“那你就回去看看吧,如果你想死心的话。那里差不多已经是一片废墟了。”

 

  Tenth在之前离开的墙角里醒来。Silence已经不见了。外面的天空已经不是深色了,刺眼的大片白光取代了夜,几乎要把整个世界吞噬。一切透露着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丝生息。Eleventh安静地躺在地上,音速起子扔在手边,绿光闪烁了几下,接着渐渐熄灭。

  Tenth在他身边蹲下来,不用拿起子扫描就知道什么都晚了。地上的人闭着眼睛,表情平静,似乎并没有作怎样的挣扎。

  Tenth一直在告诫自己,沉迷于一个幻境总是有害的,人也一样。万物皆有终时,像他这样能够无数次化险为夷的人也阻止不了结局的到来。

  他感觉有一种熟悉的失去之痛在内心深处活过来,尤其是当他碰到对方的手,他的皮肤似乎尚有温存。白光明亮得刺痛了他的眼睛,于是他伏在Eleventh身上,黑暗里他再也止不住自己的眼泪。

 

  消除痛苦的方法有两种,一种是遗忘,一种是不为所动直到内心麻木。通常前者难以做到,而后者过程漫长。Doctor最终也没有完成其中任何一种。

 


  “行啦,随便你把我扔到哪儿吧。”Tenth无力地锤了锤塔迪斯的控制台。但是塔迪斯仍然没有动静。

  Tenth想大概是引擎或者控制出了什么故障,于是他钻到控制台下,用起子照亮杂乱成团的输电线。

  梆!

  门的声音。

  “嘿,听着Amelia,这次真的有急事,我来不及去接你了,否则我不会用这破电话的。而且这次可能很危险——好吧,哪次不危险,但是你得听我一次,说真的......“

  响亮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,接着一阵寂静。

  Tenth伸出脑袋的时候,Eleventh的目光环视了一圈Tenth时期的控制室,接着转向他,眼睛瞪的更大了。

  “噢,我的天哪。又来了啊……”

  Tenth惊诧地半天没有说话。接着他几乎没有思考就冲过去,给了那人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“等,等一下…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吗?“

  “哦……“Tenth紧紧地抱着Eleventh,把脑袋放在年长自己的肩膀上,“我太想你了。“

  Eleventh十分疑惑,但还是伸出手臂轻轻搂住Tenth。

  “发生什么了?“

  “……我已经失去你一次了,我怎么可能允许它再次发生呢。”


END



---

上篇 中篇

评论(7)
热度(21)

© Lilian.S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