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P / DW / ST(aos) / 音乐剧
到处爬墙 整天只想嗑糖
人生理想是去西区看Hyoie

【DW】【1011】中篇

天空仍是深沉的颜色。暖黄的灯光映在大玻璃窗上,映出对坐两人的影子。
这儿有他想要的任何东西。任何,Tenth想。他坐在小圆桌子旁边,手里的茶杯升腾着氤氲的热气,周围环绕着甜品店里的那种香甜气息,更重要的,Eleventh安静地坐在他对面听他这个话唠长篇大论。这一切,一个舒适的家该有的空气温度,明亮梦幻的灯光,蛋糕和奶油的气味,只会听他讲而不抢他话的Doctor,还有从他嘴里出来的不是悖论和时间漩涡,而是地球上的季节、八九十年代的摇滚乐和碳酸饮料,还有那些微不足道的人类。
“时间也是可快可慢的啊。”他说。他的影像在玻璃上格外清晰,“这儿只有夜晚,没有太阳吗?”
“是啊,极夜。我不喜欢日出,有美梦将醒的感觉。”
Tenth对着Eleventh笑了一下。他也不太喜欢日出。然而坐在墙上的时候他感不到冷(他的条纹西装可是从夏穿到冬的),看来梦境领主把这个小漏洞也修复了。
这就更使他感到,这个才是他应处的现实。
渐渐地他有了困意,于是这个安适的小地方会给他一张长沙发,这让长期蜷缩与Tardis的小单人沙发的他不太习惯。他只睡着了一会就醒来了,毕竟Doctor是不必睡觉的。
“我还以为我会做个好梦呢。”Tenth说,从沙发上翻身起来,窗外仍是广袤夜空,繁星点点。他仔细想了想,大概是梦境领主没有那么强大,没法让一个时间领主在他制造的梦境里再做个梦。
Eleventh咽下最后一口炸鱼条,对着他微笑,
“这儿够好了,你也不必再做什么梦。”

“你去过北欧吗?或许还没有Gallifrey的一个城邦大。地球真是个可爱又原始的小行星。” Eleventh坐在墙上,低头看着自己悬空的双腿,一缕发丝垂下来,在额头上留下小片阴影。
Tenth摇了摇头。“我的时间太短了,有很多地方来不及去,也有很多事情来不及做......包括和你一起。
“你知道吗,从我遇见你的第一次之后,我本以为这次偶遇只是时间出的小故障而已。后来我遇到你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意识到这不是时间开的玩笑了,是我......我在想你,这样的内心力量何其强大,于你又何其默契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Eleventh微笑起来,“我的过去一直在我脑子里更新和明晰。我也在思考它未来所成的模样。”
“我希望我能遇见你,越多越好。我想和你一起去看宇宙和所有星系,做那些不可能的事情,或许背离职分的事情,无聊的事情......”
他们听到自然的声音,自从他们住在这里以来的第一次。他们看到狭长的海岸线,远处接连涌来的海浪,在夜空下泛着银光。无边无际的银光。永恒的银光。
“你喜欢海吗?”
Tenth触碰到身边人的衣袖,他外套的质感、布料下皮肤的温度,还有他身上的气息,美好而真实。Eleventh抬起头来时,深空里渺远的星光尽数落入他的眼睛,那是一双看尽宇宙、洞悉过去与未来的眼睛。当你直视这样的眼睛时,总会感到安心。此刻这双眼睛里蕴含着温柔却灿烂的笑意,似乎所有疮口和疲惫都消失,所有苦难从零开始,所有美好仍然持续。
“我想吻你。会产生悖论吗?”
“不会,你忘了这是哪儿啊。”
于是他们相互无声靠近,Tenth望着对方眼里自己的倒影,他从未想过亲吻过去的自己是这样的感觉。

有个词叫做实现,实现小的愿望。小的愿望,比如Tardis里有可以随时挤番茄酱和蛋奶糊的装置,比如宇宙里有永远安定无事的小行星,比如和爱的人一起旅行,一直生活下去。
好吧。事实上,Tardis的几次更新从未有过这样的装置,Doctor所见到的星球不是正多灾多难、就是经历过了灾难,而他所爱的人?
Doctor拯救了很多很多人。或者,实现了很多很多愿望,包括在星际商场给一个小女孩买棒棒糖。他也有很多很多愿望,但他总是用忙作为理由来搪塞自己,于是渐渐地他看起来似乎什么都不需要。
事实上,实现是个奢侈的词。梦境却能弥补这一切。

他郑重地拉起和握紧他的手,“你愿和我去旅行吗?”
“和你共看繁星,直到宇宙消亡。”


TBC



---
上篇见评论区链接或直接走我主页啦 谢谢(貌似放正文里是没法点对吗

评论(3)
热度(21)

© Lilian.S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