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P / DW / ST(aos) / 音乐剧
到处爬墙 整天只想嗑糖
人生理想是去西区看Hyoie

【DW】【1011】上篇

Tenth眨了眨眼,望着广袤无际的远方。
他坐在一堵很长的三四米高的墙上。
一个他之前从未踏足过的地方,沉寂得似乎被遗弃了千百万年。看起来这个星球无比地大,因为即使在Doctor看来,地平线也是太远太远了,直至和远处的夜空相接。天空是深沉的蓝,繁星密布其上,安静地发着沙哑的光。覆盖着沙土的平原延伸到看不见的地方,地面上什么都没有。他身下这堵墙也蜿蜿蜒蜒地朝两边延伸,直到成为零维的点,好像它有无限长。
Tenth有什么说不出的疑问。这世界的一切都空荡荡的,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,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。可它们确实存在。这儿安静极了,似乎是风也无法到达的边缘之地。一切都像是永恒的。
可是宇宙里没有永恒的存在。连时间都不是永恒,哪怕两者只有毫厘之差。Tenth接着怀疑起他为什么要坐在这儿来,但这种怀疑转瞬即逝。他好像也是确定地坐在这儿,并且要永恒地坐下去一样。
空洞的感觉让他恐惧、麻木而平静。好像是他唯一要做的事一样,他望着远处闪烁的星星,望得他视野开始模糊。

接着他发现自己迷迷糊糊地从Tardis的栏杆上滑下来,对面的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。
"噢--又是你。"Tenth恍然大悟地跳起来,有些气恼地睁大了眼,"从来没玩儿够,对吧?刚刚那是个什么鬼地方?"
梦境领主平静地躲避了跑过来的Tenth,"它不是个地方。你看得到,它压根就没有什么意义。世界上是不存在没有意义的东西的。"
"所以你把我搞到那样一个没意义的地方去,这是你的失误,还是你就无聊了玩玩儿?"
"失误--小失误。这次不会了…"
Tenth正要大叫还有什么第二次,脑袋就一阵发昏。

他眨了眨眼,发现自己仍坐在那堵墙上。他的记忆里出现一个断层,刚刚似乎去了某个被自己称作现实的地方。他盯着某颗星星,奇怪地想着,为什么现在自己觉得这个才是现实。
与之前不同的是,他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。
Eleventh一直低着头,似乎没有发现Tenth,但他却说话了,
"嗨。我自己。"
"你来这里干什么?"
"我不知道…如同你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儿一样。但我觉得我该来,所以我就来了。"
Tenth无话反驳,但他现在已经明白这是一个没有任何逻辑可言的地方,所以他没有多问,说不定这是某个特意安排的悖论呢。
"你知道吗,其实我一直希望着有一天,我能和你并肩而坐,遥望繁星。"
关于Eleventh的记忆涌进他的脑海,淹没了他,差点让他喘不过气。他没想过自己竟然和Eleventh见过这么多次面。既然如此,宇宙还是安安生生,真是幸运的事。他和Eleventh一起过的圣诞和新年,坐在小餐馆里看着窗外的伦敦夜景,在某个时刻偶遇,总是停下手头工作和自己去好好地转上半天。哦还有,有一次他碰见Eleventh时,Eleventh似乎已经是接近生命尾声了,于是他吻了他。作为下一任的Eleventh身上还留着自己的气息和痕迹,这让他有默契感和亲切感,似乎与Eleventh一起就是他的宿命,是他必须达到的定点。
"我喜欢和你在一起。我和你一样孤独,所以当我一个人时我就在想你。"
"你苦于没有人陪你聊那些关于时间和空间的东西?"
Tenth摇了摇头,苦涩地笑道,
"我只是想和你坐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,分享一杯地球的饮料,或者在平安夜和你一起坐在灯光和暖气里,做个普通人的梦,然后醒来互相祝贺。我想和你每天慢悠悠地逛一条又一条街,而不是整天追着怪物跑;如果电视坏了我们可以自己修,而不是整天折腾什么复杂机器……我喜欢旅行,可为什么我就不能过个正常人的生活?人类的脑袋装不下那么多东西,他们就不必去想;我因为生得时间领主的头脑,就理所当然地要承担……哦…我不明白……"
不合情理的泪水滚落在他的衣服上。
星星在遥远的夜空里沉默地闪烁。沉默是他的话的唯一回应。
接着Eleventh微笑起来,拍了拍身边的人,
"别担心啊,你忘啦,在这儿所有不可能的都会实现。"

TBC



---

一个随随便便的脑洞 结果越写越长越无聊(跪
一切灵感的来源是一首歌:Au Revoir- One Republic 题目是再会的意思
一个虚幻的故事,大概两篇就能完。想知道你们希望HE还是BE(如果有人看的话

评论(3)
热度(21)

© Lilian.S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