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P / DW / ST(aos) / 音乐剧
到处爬墙 整天只想嗑糖
人生理想是去西区看Hyoie

【DW】【1011】Surprise!!

“嘿,好久不见,圣诞--快乐!”
“这回知道是好久了?”Amy无可奈何地看着Eleventh站在充斥寒风的门廊里,向她伸出双臂,肩上和头发上落了一层细碎的雪花。“进来吧,我们给你留了位置。”
“啊,没算错的话,我已经--两年零五个月零三天没有回来了。” 暖和的空气和橙黄色的灯光溢出门外,Eleventh伸了伸脖子,闻见熟悉的晚餐香气,“抱歉,我那群整天Exterminate的老朋友们最近又开始四处捣乱了,我只是一路追过来,再把这些逃兵赶回去而已。等等,你说你们恰巧给我留了位置……”
“每年都这样,天天盯着对面的空椅子吃饭的感觉可不怎么样,不过今年你可算回来了。”Amy看着面前的人终于忍不住笑起来,搂过Eleventh的肩膀,“欢迎,欢迎回家。”
和Pond一家一起,Eleventh感到一种归属的快乐,哪怕只是暂时的归属。他这个在茫茫大宇宙里漂泊流浪的时间领主,唯一的长期陪伴就是他的老姑娘,还没有可以直接语言交流的系统。他坐在桌子旁边,扯开了所有的拉炮,品尝了所有的食物,把圣诞树下的礼物扒了个遍,最后还是抱着一大碗浸泡着炸鱼条的蛋奶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插播新闻里工程队正在维修被Dalek们毁坏的街道橱窗,槲寄生和冬青树叶被重新挂起。人类是智慧生物,跟他们聊聊披萨和领结还是足够的,他们的意识却仅仅停留在银河系里,对外面的大世界和偶然的访客反应极大。Eleventh想找到个能跟他侃侃而谈时间和悖论的人。
他想到了Tenth,准确来讲,他想Tenth了。
圣诞夜碰见Tenth的几率很高,所以每年圣诞节Eleventh都会回地球转一转,希望在哪个白雪皑皑的小巷子里看见那个旧蓝盒子。但是,Tenth去年和接下来的一整年都没有来。
他躺在暖气和圣诞颂歌里,闭上眼睛,活跃的气氛里掺杂了些失落的气息。他把红白相间的绒帽套在脑袋上,那个圣诞节他就和Tenth戴着这样的帽子,坐在街边长椅上啃着拐杖硬糖,看着来往的行人和孩子,任凭雪花在外套上铺一片白。两个固执的人就这样,宁愿坐在寒风里耗费一些看起来没意义的时间。

Eleventh在午夜到来之前告别了Amy和Rory,理由是他要在颂歌响起之前给Tardis挂好彩带和铃铛。不管怎样,习惯总是难改变的,哪怕没什么意义。就像他见到Tenth时总是再用自己的特殊审美对他几乎不变的西装点评一番,明知时间重叠的几率很小,却还是回来等他出现。

门一合上,温暖的气息在他眼前消失,孤独就夹带在风里淹没了他。他加快了步伐,跑进他停放Tardis的地方,他通常把老姑娘暂时放在一个小公园里,一到圣诞节几乎就没有人。

白雪积了很厚,已经分不清河岸和岸边的路,所以大地看起来就完整而空旷。他回头盯着远处,那次他看到Tenth走来的方向,而此时空寂而没有动静。他好像也习惯了盯着那片空地的白雪、然后回头独自走进Tardis。

但是他发现有人刚刚清扫了Tardis顶上的落雪,使这抹深蓝色在白雪映衬下格外瞩目。标牌正中央挂着他去年还在用的槲寄生花环。
他推开门,瞬间有种空间错位的感觉。控制室里泛着蓝色的灯光换成了和Pond家一样的暖黄色,彩色的小灯在控制台周围一圈交错闪烁,堆放旧仪器的墙角被清理干净后放上一棵圣诞树,以及平时又冷又空荡的沙发上,坐着那个瘦高的棕色条纹西装的人。
他还在解开一条打成结的彩带,抬起头发现Eleventh站在门口,于是露出一个阳光一样灿烂的笑,“Surprise! ”
“你...又来了?”Eleventh意外地盯着他。
“我回来看看而已,顺便帮你装饰了装饰屋子。新Tardis的气氛真是冷清,怪不得你推开门的时候一脸愁苦。这算个惊喜吗?好久不见,想我了吗?”
Eleventh跑过去孩子气地扑到他怀里。
“我想你啊,想极了。”他很没形象地把脑袋埋进Tenth的臂弯,笑起来,觉得空气的温度快要把自己暖化了。

“噢,看看你多大了,还像小孩子一样。”Tenth的话里带着将要溢出来的温柔,轻轻掸掉怀中人头发上的雪花。
街上隐约地传来悠扬的歌声。



----
圣诞快乐!递糖

评论
热度(34)

© Lilian.S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