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P / DW / ST(aos) / 音乐剧
到处爬墙 整天只想嗑糖
人生理想是去西区看Hyoie

【SK】The meeting/1

Summary:进取号开会,但渐渐地舰长发现他的大副似乎总是在反驳他。

SK,暧昧向,都是甜的,可能有续集,感情进程由浅入深。


  偌大的会议室里陆续亮起一排排顶灯,接着涌入几十名舰员,凳子推拉的嘈杂声与腾飞的粉尘一同交织在空气里。

  “Oh, for god's sake, Jim, 你有大半年没开过意见征集会议了吧?”Bones盯着桌面上蒙的一层灰,嫌弃地拍了拍袖口。

  Kirk站在一边,丝毫不露愧色,“很明显,近两次的五年计划完成得都很完美,而且各部门的成员也没有什么反抗现象出现,气氛相当和谐。这次开会完全是为了将起草的经费申请。”

  他一边说一边自动忽略了Bones抛给他的白眼,在屋里环视一圈。并没有人提出异议,而房间那头的大副也依然一本正经地背着手没有反驳。他满意地笑了笑,“都落座吧。”

  如Kirk舰长所认为的,会议进行得有条不紊,是个好开始。像他这种每逢上岸假期必跑酒吧、燃料引擎出了问题全数把任务丢给轮机长、全舰拉起入侵警报仍然不慌不忙的领导者,能带着他的舰员接下任何繁重的探索任务,并几乎每次都能完成,实属难得。实际上,各位在座的也都对诸如此类情况见怪不怪了。

  “……科学部的二号实验室申请研究费用。我们的检测装置已经因为缺钱停用两周了。”

  “二号?”Kirk从他的PADD上抬起头来,“据我所知,你们的小组已经很久没有出过成果了,连半个字的论文都没交过。我并不认为暂停对你们的资金补助有何不妥。”

  “否定的,”一直难得保持沉默的瓦肯人忽然开了口,“科学实验在缺乏硬件条件的情况下几乎难以进行。暂停经费提供并不会给科学部及全舰带来长远效益。”

  “既然有人提出意见,那稍后再就此事探讨。”Kirk利索地翻过一个页面,“下一个。”

  他决定不计较自己的大副发言却不提前示意这一做法。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,几乎每个科研小组的组长都提交了申请资金或设备的意见。

  “……上个月的钱你们拿去干什么了?拿着一堆生物样本和试剂玩过家家吗?”

  “并非如此,Captain.” Spock的目光转到他这边来,语气正经到带着义正词严的意味,“如你所见,我们的新发现基因突变植物生长过程研究实验进度达到45.82%,但由于电费欠缺,光合作用系统不得不停止运行;三号小组对于新型疫苗的开发即将结束,只剩下少数的临床试验尚未完成;四号的…”

  “好的,好的,我的好大副,尽职尽责为全舰着想的部门负责人,这几项都批过了,enough?”

  “…Fascinating. That's kind of you,Captain."

  Kirk内心默默地鄙视了一下所谓的逻辑。我看是你领头让全科学部来索要经费的吧?

 

  “舰长,工程部不缺钱,但缺人手。”

  “这需要另起文件,我想…”

  “Captain,轮机长先生已经多次向我提及过你对工程部事务不管不问一事,我认为此时采取措施是必要--”

  “…我想这可以稍作延迟。继续。”

 

  “有一批相位枪在上次出勤时损坏了。”

  “仓库里有旧的,凑合用吧。”

  “Captain,这有违星际联邦条例中对舰船上武器配备的最新要求,且关系到船员个人,旧式相位枪的性能与新式…”

  “下一个。”

  

  “医疗翼需要设备维修。”

  “Captain,我认为…”

  “Spock先生,请问是你还是我在主持会议?”

  桌子那端的人望向这边来,目光投在Kirk身上。“我并无冒犯之意,但只是希望协助使得这份申请更为合理,以便于以后…”

   “Well,但是你不仅在几乎每条决定提出后插话,还不分场合地展示自己的逻辑论,这就让我怀疑你不是在为自己的部门着想了。”Kirk从椅背上直起身来,俯身撑在桌面上,说话声响亮了几分,“多数项目,我还是有能力决策的。”

  “肯定的,但作为本舰船的大副,我有责任和义务…”

  舰长座椅被一脚蹬开,空椅子在角落里顺势转了好几个圈。Kirk绕过会议桌直向屋子那头走去。

  “…关心各部门的各项事务,并及时为问题的解决提供意见或力所能及的帮助。”

  “所以你就有了一个充分的理由,在这种正式会议上随意发言,还可以随便否定舰长的意见?如果你想要一票决定权,下次直接去联邦申请,有何不可?”

  Kirk站在椅子旁,弯下腰径直瞪着仍然稳坐在此的Spock,目光里满是怒火。在场的与会人员都安静下来,Kirk的声音在空气里显得清晰而突出。相当一部分舰员从未见过舰长与大副发生冲突,因而被僵持的局面惊得不敢出言;而舰桥常驻人员则是满脸的见怪不怪。

  Sulu靠在椅背上,打了个哈欠,和旁边的Chekov交换了一个“又来了‘的眼神。Bones想到上次Jim从总部回来时痛苦的表情,以及长官看完一大串条例后差点把文件摔在舰长脸上的情景,他想提醒一下此时怒气冲冲的Kirk以避免重蹈覆辙,但很明显Kirk以及把上回的经历忘得干干净净。于是他静静地看着Spock可能作出什么回应,隐隐中有些担心,虽然经过长期合作他们已经十分融洽,但Kirk或许还是免不了被瓦肯掐的可能。

 

  Spock终于在一片沉默中抬起头来看向身边的James T Kirk先生。目光相对,对方湛蓝的眼里盈满了怒气,但这依旧掩不住这双眼睛十分漂亮。只有当你注视它们时,才能感觉到它们如海水般的温润,由于其主人的性格,又常常散发着充满活力的光芒。或许领导进取号、多次面临困难与生死的经历加起来,又给这双眉目间添了几分勇气和坚毅。Spock无意中想道,在面对这样的目光时,总觉得它明净得能透彻一切。

  Kirk撞进Spock的眼神里,忽然有一瞬间忘记了准备好的措词。棕色的眼眸平静如一副躯壳,隐藏了所有感情的波澜,只余下科学和冷静停留在表面。但是,这个令他十分困惑的瞬间极快地消逝了,这个尖耳朵一脸雷打不动、仿佛一切与他无关的无所谓表情让他想一拳捶上去。但他自知也领会过三倍力带来的后果,于是他把所有气愤都倾注在给对方的眼光中,尽管那里平静如水。

  “如果下次我就把主席位置给你,这足够你阐述上几个小时的瓦肯思维理论了吧?”

  “Captain,我…”

  “Logic,always-mother-fucking-logic,right?”

  “Captain…”

  Spock只是仰着头迎上他愤怒的目光,他的嘴唇轻微地动了动,而站着的人则气恼地抱着双臂,瞪大的双眼中交杂着强烈的情绪。

  “…Jim.”

  全会场的人都注视着自己的上司对着大副理论。Kirk站在那顿了顿,看起来似乎是放弃了跟死脑筋的瓦肯脑袋讲道理,他最后丢给他一个复杂而无奈的眼神,快速迈步走开,踏步声在寂静的屋子里清晰可闻。而后者的目光一直追随者舰长的背影回到座位,他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,表情依然毫无波澜。

 

  金发的年轻人重重地落回座椅,低下头揉着自己的头发,使本来就不妥帖的发丝又乱了几分。God,他可从来没有这么叫过他的名字,而且是在公众场合。他的思绪在不知觉间全部扰乱,那个声音却又在脑海里回荡起来。简短的单个音节也不过如此,无法散去的却是那个温和平静、不带感情色彩的低沉声音,他明明每天都在听这个声音。他还从未感到过,自己的名字从别人口中叫出,竟然该死的好听。

  回想起来那个瞬间,他的昵称从他的口中平静地流出,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似乎格外突出,Kirk的两颊莫名其妙地发烫起来。他不明白为什么会为了这点小事而如此,但他觉得现在的自己一定是脸红到叫人发耻。

  Bones用不明所以又带点玩味的眼神望了望Kirk,很及时地宣布了散会。他站在门口看着舰员都纷纷站起离开,唯有那两个人还分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有动。Spock若无其事地看着PADD,Kirk则扶着脑袋一直不语。Bones心中朝这两个每回都要自己来收拾烂摊子的人再次翻了个白眼,出门时他似乎听到人群中夹杂的低声讨论。

 

  会议室渐渐空荡下来。Kirk慢吞吞地整理好所有桌椅,盯着Spock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才关上灯离开房间。

  正要一路小跑的他忽然又刹住脚步。走廊前面几步远的地方,他的大副胳膊下夹着文件和PADD,正独自走着。从背影看来,他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背后还有人。于是舰长先生放慢了步子,一边保持着与他的距离一边走在蓝衫身影的后边。

  Spock心想着或许要迟到,于是加快了步伐,毕竟再惹一回舰长可能就没有这次幸运了。忽然,直觉告诉他身后似乎有动静。

  他稍稍偏了偏头,朝后瞥了一眼,靠墙走的金发男人正边走边低头看着PADD,没有注意到他回头。他的内心有什么惊动一下,如同石子掷向水面泛出的渐渐荡开的涟漪。他也不太理解,这种从属于人类那一半血统的情感被称为什么。


-END-

评论
热度(35)

© Lilian.S. | Powered by LOFTER